• 全國超常教育哪家強——兼談浙江超常教育的發展對策
      發布時間:2022-08-29 16:14   來源:城市怎么辦

    超常教育一般指對超常兒童進行的一種個性化教育方式,我國超常教育研究始于1978年春,起初在于希望早出、多出各類優秀人才來適應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后,由于缺乏相關的法律和政策保障,同時在社會上出現關于教育公平的呼吁,受到傳統思想等的影響,一些學校停止了對超常學生的選拔和培養。

    全國超常教育現狀

    北方地區

    東北地區以東北育才學校為代表,其超常教育實驗部形成“一體兩翼”的發展模式和“五位一體”的超常教育培養體系。

    北京地區針對少數智力優秀學生開展超常兒童培養實驗。市級層面重視拔尖創新人才早期培養,《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中要求落實“探索拔尖創新人才培養模式”,之后設立“超常兒童早期培養實驗研究”“翱翔計劃和雛鷹計劃”“海淀改革實驗協作體”“高中開設大學先修課程的研究”四個項目組,探索小學、初中、高中三個學段銜接的培養機制,同時開發了一批優質豐富的課程資源,建立了中小學和高校、科研機構支撐合作的工作推進機制。部分中小學進行了長期探索,如北京八中的少兒班和素質班,人大附中的超常教育班。此外,北京育民小學、北京育才學校、北京市朝陽區芳草地國際學校等也曾開展超常兒童培養實驗。

    東部地區

    上海市教育學會于1998年對“資優(超常)教育與創新人才的培養”進行專題研討并開設了相關項目,許多中學積極加入,到2013年共計30所項目學校和2個區(徐匯和金山)完成了第一輪(3年)試點,最終形成4種較為典型的培養模式:專設試驗班模式(以上海中學為代表);全體與部分學生相結合的金字塔模式(以七寶中學為代表);校際聯動模式(如盧灣高級中學和向明中學的聯合);區域統籌整體推進模式(如金山區的“金山計劃”)。

    江蘇省將開展“2022年江蘇省中學生科技創新后備人才培養計劃”,該計劃將在全省13個設區市進行試點,培養學科包含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計算機。

    南京市于2009年正式啟動了中小學科技創新“星光計劃”,市教育局遴選出小、初和職業學校共65所作為首批“星光基地”學校,每所學校2萬啟動經費。在實施“星光計劃”過程中重視兩大對接,一是中小學校與高校、科研院所的教育資源實現對接,二是學校教育與南京各類社會實踐基地實現對接。例如,“明天科學家”板塊的基地學校側重于培養拔尖和創新后備人才,在全市建立20所左右的奧林匹克學科競賽及有關國際、國內大賽培訓基地,并與相關高校、科研院所聯合,建立10個左右青少年拔尖人才培養實驗室。

    浙江省“英才計劃”2022年學員遴選工作先后在杭州高級中學、杭州第二中學、杭州學軍中學、杭州外國語學校、杭州第十四中學等五所中學開展宣講推介活動。學生需要經過高中學校推薦、前置培養、導師審核、學科前置測試等環節進行申請?!坝⒉庞媱潯敝饕槍砉た迫瞬?,而杭州天元公學提出了從幼兒園到高中十五年連貫式培養的“6+2+X”課程體系,重在選拔和培養“文理藝體”多元結合的超常兒童。

    南方地區

    廣東的深圳中學經相關部門批準,開辦了“華為-深中數理實驗班(高中)”,同時還融合優質資源,與華為、騰訊、清華、北大等著名企業、高校共建21個創新體驗中心和創新實驗室。其他的典型學校包含零一學院,面向全國優秀大中學生,提供拔尖創新人才開放式貫通培養。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實驗學校積極探索九年一貫制學校人才培養的模式與路徑,通過科教融合、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貫通的創新型人才早期培養模式,既實現了高等教育資源的“下沉”,也實現了基礎教育教學模式的提升。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附屬實驗高級中學將積極探索與大學的深度融合方式,建立可操作、可復制的“創新+教育”辦學模式。實行分類、梯級、定向培養,創設高本聯培新模式。

    浙江省超常教育發展情況

    超常兒童的天賦對他們后天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浙江省在歷史上屬于狀元出現全國第二多的省份,得天獨厚的地緣優勢也給當今的超常兒童選拔培養奠定了良好基礎。

    我們再看2022年全國開設少年班高校的錄取情況,具體見表一(表中內容摘取浙江省錄取排名情況)。

    表一中可看出,浙江省在2022年清華大學丘成桐數學科學領軍人才培養計劃、中科大少年班和西安交通大學少年班的錄取中處于領先地位,在北京大學物理卓越計劃中處于前列,但在北大數學英才班和東南大學少年班中成績不佳。

    圖三 西安交通大學錢學森學院各類班級設置

    綜上可知,浙江省的超常人才資源從古到今都在全國領先,早期培養成效也處于全國前列,同時,也應該看到,距離每個超常兒童都能得到應有的教育,還需要補齊以下短板:

    (一)法律政策不完善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逾發重視人才培養,提出一系列人才計劃,總體來看,針對高等教育的政策居多,但對基礎教育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的精準政策較少、系統性工作還未引起足夠重視。

    (二)資金來源單一

    公辦學校經費源于政府,民辦學校經費源于自籌;超常教育的開展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支持選拔和培養模式的研究,目前的資金來源單一,難以保證超常教育的高質量發展。

    (三)招生機制不完善

    我國高校招生主要依據高考成績,很難選出具有某些突出特長的學生,他們中許多具有拔尖創新人才的潛質。此外,基礎教育階段的學校招生主要是按區進行,這樣會導致超常教育資源分布不均,難以對大量超常兒童進行因材施教。

    (四)培養體系不完善

    拔尖創新人才的選拔和培養是多元化的,高等學校有不同的學科專業,需要不同的人才,社會對人才的需求更加多元化,但現在基礎教育階段對超常兒童的培養主要集中在數理化競賽方面,這對全面發展的新時代人才要求還遠遠不夠。

    (五)社會協同不完善

    拔尖創新人才的早期培養目前主要集中在少部分中學,這些學校還不能滿足中國所有超常兒童的教育需求,對他們的培養需要社會各個機構、組織和團體等的共同努力。

    關于浙江省超常教育高質量發展的對策建議

    (一)法律政策方面

    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為培養拔尖創新人才立法,用法律來保障超常教育的實施。允許公辦學校根據學生不同情況建立“尖子班”、“特色班”,如東北育才學校少兒部、北京八中少兒班和素質班等。

    (二)資金來源方面

    建議公辦學校積極與社會各企業、組織、團體等單位進行合作,擴大超常教育的資金來源;民辦學校也可以與公辦學校合作,進行優勢資源互補。如安徽肥東志誠雙語學校超常班與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和國家宋慶齡基金會合作舉辦;深圳零一學院與全國十余所頂尖大學、中學組建了創新教育聯盟,與華為、華大基因、騰訊等頭部企業組成創新企業聯盟。

    (三)招生選拔方面

    建議在基礎教育招生上設立綠色通道,對具有超常兒童潛質的學生放寬戶籍限制。如2018年安徽肥東志誠雙語學校創新實驗班不限制戶口地招收小學應屆畢業生;深圳中學不局限于本區招生,范圍擴大到全省。相關高校、科研院所應具有一定的招生自主權,最好直接同中小學掛鉤,及早發現有專業特長的超常學生。如北京大學的“物理卓越計劃”、清華大學的“丘成桐數學科學領軍人才培養計劃”針對初三到高三具有學科特長的優秀學生,一旦入選,不用參加中高考即可入學;而西安交通大學的少年班則招收15歲以下的初中應屆畢業生,入選后不用參加中高考和研究生考試。

    (四)培養體系方面

    培養拔尖創新人才應是多元的,以滿足社會多方面對各類人才的需求,如杭州天元公學的超常兒童培養體系中就包含了棋、琴、書、畫、語言、數學、足球、游泳和綜合類的超常教育課程。建議教育部與中組部、發改委、人社部等部門會同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等機構,共同制定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計劃,動員和組織各方面力量,做好多元化拔尖創新人才培養工作。

    (五)社會協同方面

    要加強多主體協同賦能促進超常教育發展。加強各類場館、科研機構、高校與中小學的聯系,豐富科學教育資源,創新校內外結合的科學教育模式,形成有機協同的整體合力。為退休科研人員和科學教育教師參與科學教育提供通道。研究推進國家科技計劃、科學基金項目成果與科學教育的對接機制,選擇適當項目實現科學教育轉化,推動前沿科技成果向科學教育轉化。推動大中小學以及學校、社會的系統培養。要打破教育學段割裂格局,將大中小學的合作關系從招生選拔延伸到課程教材、人才培養等環節,比如大學可以與高中聯合培養人才,推動優質資源和先進理念向下延伸,如深圳的零一學院。中小學校要在積極開拓校內資源的同時,與高校、科研機構等開展合作,共同培育有潛質的學生,促進潛能開發與正確的志趣引領。比如利用科研機構、博物館、軍隊等等校外教育資源,引導學生參加科學實驗、社會實踐和軍事訓練等。

      作者:譚陽  編輯:程慧雨
    在野外被三个男人躁一夜